王建(前蜀高祖)

编辑:艺术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8 14:50:2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前蜀高祖一般指王建(前蜀高祖)
王建(847年—918年),字光图,许州舞阳(今河南舞阳)人,五代时期前蜀开国皇帝。王建于唐末加入忠武军,成为忠武八都的都将之一。因救护唐僖宗有功,成为神策军将领。后被排挤出朝,任利州刺史,此后不断发展势力,逐渐壮大。
文德元年(888年),王建投奔成都,为陈敬瑄所阻,于是开始攻打西川。历经三年苦战,王建夺下西川,被封为西川节度使。此后,王建接连击败黔南节度使王建肇、东川节度使顾彦晖、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占有两川、三峡,取得山南西道,被封为蜀王,成为当时最大的割据势力。天复七年(907年),唐朝灭亡,王建因不服后梁而自立为帝,国号蜀,史称“前蜀”。
王建在位时期,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扩张疆土,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蜀中得以大治。在位十二年,庙号高祖,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葬于永陵。
本    名
王建
字    号
字光图
所处时代
五代十国(前蜀)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许州舞阳
出生时间
847年
去世时间
918年
主要成就
占有两川兼三峡之地,建立前蜀
年    号
武成、永平、通正、天汉、光天
庙    号
太祖
谥    号
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
陵    寝
永陵

王建人物生平

编辑

王建早年经历

王建年轻时是个无赖之徒,以杀牛、偷驴、贩卖私盐为业,被乡人称为“贼王八”。[1]  后来,王建犯罪入狱,被狱吏偷偷放走,藏匿在武当山上。武当山僧人处洪遇到王建,指点他前去投军。王建于是到忠武军从军,后逐渐升为队将。[2-3] 

王建护驾有功

中和元年(881年),黄巢起义军攻陷长安,唐僖宗逃往巴蜀。忠武军监军杨复光率八千兵马击退黄巢,并将部队分为八都,任命鹿晏弘、晋晖、王建、韩建张造、李师泰、庞从等八人为都头。[4-5] 
中和三年(883年),杨复光病逝,鹿晏弘率八都前往巴蜀迎驾,沿途扩充兵力。鹿晏弘行至兴元(今汉中)后,驱逐山南西道节度使牛丛,自称留后。中和四年(884年),唐僖宗任命鹿晏弘为山南西道节度使,王建等人皆领刺史。不久,鹿晏弘率部东归,而王建则与晋晖、韩建、张造、李师泰四人入蜀,面见唐僖宗,被十军观军容使田令孜收为养子。唐僖宗将五人的部队并入田令孜麾下,赐号“随驾五都”。[6] 
光启元年(885年),唐僖宗返回长安,命王建等人统领神策军,宿卫宫中。不久,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因与田令孜争盐池,联合河东军进犯长安,唐僖宗逃往凤翔(今陕西凤翔)。光启二年(886年),唐僖宗又逃往兴元。王建被任命为清道使,并负责保护玉玺。逃亡途中,山中栈道被烧毁,王建拉着僖宗的马,冒着烟火突围而出。在休息时,唐僖宗枕着王建的腿睡着了,睡醒后,又将自己的御衣赐给王建。[7] 

王建初入蜀中

田令孜因担心僖宗加罪,要求担任西川监军,前往成都依附任西川节度使的弟弟陈敬瑄,并推荐枢密使杨复恭担任观军容使。王建因为是田令孜的养子,被外放为利州刺史。[8] 
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对王建十分忌惮,屡次召他前往兴元,王建都没有听从。后来,王建在龙州司仓周庠的建议下,招募八千士兵,顺江袭击阆州(今阆中市),并驱逐阆州刺史杨茂实,自称阆州防御使。王建在阆州招兵买马,扩张势力,并在张虔裕、綦毋谏的劝说下,网罗人才,善待百姓,守住大义的名份。[9] 

王建割据两川

  • 攻打成都
王建与东川节度使顾彦朗曾同在神策军中,关系很好,陈敬瑄对此非常忌惮,害怕他们二人图谋西川,并问计于田令孜。田令孜道:“王建是我的儿子,我只要写一封信,就能把他叫来。”陈敬瑄大喜,派人拿着田令孜的书信去召王建前来。[10-11] 
王建得信后,非常高兴,到梓州(今三台县)面见顾彦朗,道:“父亲召我前去,我也想到成都去见陈公,向他求取一州。”并将家眷托付给顾彦朗,自率精兵二千西去成都。谁知王建刚刚行到鹿头关(今德阳东北),陈敬瑄在幕僚的劝说下又后悔了,命王建返回阆州,并加强城池防御。王建大怒,攻破鹿头关,夺取汉州(今广汉)。[12-13] 
王建又进军学射山,击败西川将领句惟立,一举攻取德阳。陈敬瑄遣使责问王建,王建道:“父亲召我前来,半路又命我回去,顾公一定会怀疑我,我已经没办法了。”并表示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不久,顾彦朗任命弟弟顾彦晖为汉州刺史,出兵帮助王建围攻成都。顾彦晖围攻成都三日,见无法破城,便返回汉州。[14] 
不久,唐昭宗即位,命左谏议大夫李洵为两川宣谕和协使,下诏令顾彦朗罢兵停战。顾彦朗则要求朝廷另派大臣镇守蜀地,并为王建求取节度使的官职。[15] 
  • 夺取西川
文德元年(888年),唐昭宗任命宰相韦昭度为西川节度使,同时将西川的邛州(今邛崃)、蜀州(今崇
永陵出土的王建像 永陵出土的王建像
州)、黎州(今汉源北)、雅州(今雅安)划为永平军,任命王建为永平军节度使。[16] 
陈敬瑄不肯奉诏,唐昭宗便派韦昭度与顾彦朗出兵讨伐,又任命王建为招讨牙内都指挥使。韦昭度率兵围攻成都三年,难以破城,朝廷有意休兵。大顺二年(891年),唐昭宗下诏恢复陈敬瑄官爵,令顾彦朗、王建罢返回镇地。[17-18] 
王建接到诏书后,不愿罢兵,上表请求继续攻城。王建又劝韦昭度道:“关东各藩镇才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您还是回朝做宰相吧,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韦昭度犹豫不决。王建又命士兵杀死韦昭度的亲兵,并道:“士兵们饿了,要吃人肉。”韦昭度非常害怕,将符节留给王建,任命其为知三使留后兼行营招讨使,自己东回京师。韦昭度走后,王建派兵扼守剑门(今剑阁北),切断了中原与两川地区的联系。[19-20] 
此后,王建首先逼降眉州(今眉山)的山行章,又招降资州(今资中)、简州(今简阳西)、戎州(今宜宾)、茂州(今茂县)、嘉州(今乐山)、邛州等地,并将成都围住。田令孜登上城头对王建道:“我与您这么好的关系,怎么到了这个地步。”王建道:“我奉皇帝之命,讨伐不听诏令的人。”田令孜无奈,当夜进入王建军营,交出西川节度观察牌印。次日,陈敬瑄开门投降。王建将陈敬瑄送往雅州,又任命田令孜为监军,但不久便派人将二人杀害。[21] 
大顺二年(891年),唐昭宗任命王建为检校司徒、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观察处置云南八国招抚等使。[22] 
  • 吞并东川
不久,东川节度使顾彦朗病逝,其弟顾彦晖继任。不久,唐昭宗命宦官宗道弼为使,赐顾彦晖旌节。绵州刺史常厚拘押宗道弼,并攻打梓州。王建得知后派建遣李简、华洪(即王宗涤)等人讨伐常厚。此时的王建已有吞并东川之心,对李简等人道:“你们击破常厚,顾彦晖一定会犒军,倒是把他一起拿下。”李简等人在钟阳击败常厚,夺回旌节、宗道弼。顾彦晖得到旌节后,却称病不肯犒军。[23] 
景福二年(893年),王建被加封为同平章事[24]  乾宁二年(895年),邠宁节度使王行瑜、镇国节度使韩建、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联合进逼京师,诛杀宰相韦昭度、李溪,并谋废唐昭宗。李克用在河东起兵勤王,王建也派简州刺史王宗瑶带兵救驾。同年,王建以顾彦晖不出兵为由,命王宗涤讨伐东川。不久,王宗涤在楸林击败顾彦晖,斩杀敌将罗璋,进围梓州。[25-26] 
乾宁三年(896年),王建在唐昭宗的诏令下,罢兵返回成都。同年七月,李茂贞再次进犯京师,烧毁宫殿,唐昭宗逃往华州(今陕西华县)。王建得知后,上表请求皇帝迁都成都。不久。王建被任命为凤翔西面行营招讨使,讨伐李茂贞。[27-28] 
乾宁四年(897年),王建再次命王宗涤攻打东川,又命王宗谨攻打凤翔。不久,王建命王宗侃取渝州、王宗阮取泸州,开通峡路[29]  同年五月,王建亲自率兵攻打东川。不久,唐昭宗任命谏议大夫李洵为两川宣谕使,诏令王建罢兵。王建不肯奉诏。唐昭宗贬王建为南州刺史,任命李茂贞为西川节度使。李茂贞拒绝接受任命,唐昭宗只得恢复王建官爵。十月,梓州城破,顾彦晖自杀,王建任命王宗涤为东川留后。[30] 

王建加封蜀王

光化三年(900年),王建兼任中书令,东川、信武军两道都指挥制置等使,赐爵琅琊王。[31]  天复元年(901年),王建被改封为西平王。同年,宦官韩全诲将唐昭宗劫持到凤翔,被梁兵围在城中。李茂贞坚守不住,打算求和。王建暗中派人劝说李茂贞,让其坚守城池,并称自己会出兵救援。不久,王建派王宗涤攻取兴元。天复二年(902年),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归降王建,王建终于得以兼并山南西道[32-33]  天复三年(903年),荆南节度使成汭病故,王建趁机夺取夔州(今重庆奉节东)、施州(今湖北恩施)、忠州(今重庆忠县)和万州(今重庆万县)。不久,王建被封为守司徒,进爵蜀王[34-35] 
天复四年(904年),王建与李茂贞修好,将女儿(即普慈公主)嫁给李茂贞的侄子李继崇。不久,朱温弑唐昭宗,立唐哀帝,并迁都洛阳,改元天祐。但王建仍使用天复年号,并在成都设立行台,自行任命官员。天复六年(906年),王建取归州(今湖北秭归县),占有三峡之地。[36-37] 

王建开国称帝

后梁开平元年(907年),朱温篡位,建立后梁。王建不承认后梁的正统性,并传檄天下,要联合各藩镇讨伐朱温。但是,各藩镇都知道王建的真实用意,无人响应。王建又打算称帝,并写信给晋王李克用,要求二人“各帝一方”,李克用没有同意。不久,两川之地不断有祥瑞出现。[38-39]  同年九月,王建召集将佐,商议称帝之事,众将都劝道:“大王虽然忠于唐朝,但是唐朝已经灭亡,现在正是天意要大王称帝?”于是,王建率领官员、百姓痛哭三日,随即即皇帝位,国号大蜀,并大封百官、诸子。[40-41] 
前蜀武成元年(908年),王建在成都南郊祭天,然后大赦天下,改元武成。同年六月,王建加尊号为英武睿圣皇帝,并立次子王宗懿为皇太子。武成二年(909年),王建颁行《永昌历》。[42] 
永平元年(911年),普慈公主与丈夫李继崇不和,要求返回成都。不久,王建便把公主召回。李茂贞大怒,发兵攻打蜀国边境。王建命王宗侃、王宗祐等人讨伐岐国。王宗侃在青泥战败,被围困在西县。王建亲自出征,岐军方才退去。[43]  [44-45] 

王建晚年去世

永平二年(912年),王建加尊号为英武睿圣神功文德光孝皇帝。同年五月,朱温派光禄卿卢玭出使蜀国,并在书信中称其为兄。[46-47] 
永平三年(913年)七月初七,宠臣唐道袭因与太子王元膺(即王宗懿)不和,对王建诬称太子谋反。次日,王元膺属下惊惧之下,发动兵变,杀死唐道袭。王建派兵镇压,王元膺逃到民间,藏匿起来。后王元膺被人认出,被卫兵杀害。王建乃废王元膺为庶人,立郑王王宗衍为太子。[48] 
永平五年(915年),王建兴建扶天阁,并将功臣画像挂在阁中。917年(天汉元年),王建改国号为汉,改元天汉。[49] 
光天元年(918年),王建又将国号改为“蜀”,改元光天。同年六月,王建病故,终年七十二岁,庙号高祖,谥号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葬于永陵。皇太子王宗衍继位,改名王衍[50]  [51] 

王建为政举措

编辑
王建尊重人才、知人善任,并不拘一格选用人才。他生活简朴,宽容大度。王建开国,典章制度皆沿袭唐朝,并任用大批唐朝旧臣等,使前蜀国成为当时社会最稳定的天下富国和强国。[52] 
但是,王建晚年多内宠,又重用宦官,导致前蜀国内部矛盾尖锐。

王建轶事典故

编辑

王建王建葬父

父亲死后,王建掘地数尺来安葬。但是棺材落下后便自动跳出,有神人出来对王建道:“这里是出天子的风水宝地,你只是一介小民,怎能容你卜葬于此!“王建毫不理会,一次次下葬,如此反复几次,最终还是葬下了。[53] 

王建王建犯徒

王建年轻时,曾经犯过徒刑,被杖打过,但背上没有痕迹。后来王建占据两川,问从事马涓道:“我听外面传言,说我受过徒刑,有这回事吗?”马涓答道:“有这回事。”王建便把背部露出来,对马涓道:“你看看,有曾经被杖打过,但背部如此完好的吗?”马涓摸着王建的背部,叹道:太奇怪了,你当时从哪里得来这么好的膏药,让背部如此完好。“[54] 

王建礼遇文士

王建称帝后,善待文士,身边侍从认为他礼遇太过。王建道:”你们知道什么,我以前在神策军时,负责宫中守卫,见皇帝对待翰林学士的态度比一般人的朋友关系还要亲密,如今的我对待文士只是当初皇帝的百分之一,又怎么能说过分呢![55] 

王建大蜀入梁之印

朱温派卢玭出使蜀国时,官文落款是“大梁入蜀之印”。宰相张格解释道:”在唐朝的时候,朝廷遣使出使四夷时,用的就是‘大唐入某国之印’。如今梁国用‘大梁入蜀之印’,是将我们当做夷狄对待。“王建大怒,欲杀卢玭。张格劝道:”这只是梁国官员的失误,不要因为这个坏了两国之间的交情。“王建这才作罢。随后不久,朱温被儿子朱友珪弑杀,王建派将作监李纮前去吊唁,落款便用”大蜀入梁之印“。[56] 

王建人物评价

编辑
司马光:蜀主虽目不知书,好与书生谈论,粗晓其理。是时唐衣冠之族多避乱在蜀,蜀主礼而用之,使修举故事,故其典章文物有唐之遗风。[57] 
张唐英:唐自广明之乱,天下凌迟,奸猾亡命之徒,攘袂誓众於萑蒲之下,而所在横溃。建於此时,乃与晋晖辈攘窃於许、蔡之郊,藏匿于墟墓之间,其暴固不足以警动郡县。及抵罪被系,死在旦夕,而孟彦晖纵之使去,此岂狱吏知其必贵而佑之耶,抑天为之耶。遂能奋迹士伍,奔赴行在,忠义感激,诚贯白日,执戈披锐,翼卫乘舆于烟焰之中,其勤至矣。巨阉猜忌,自璧迁利,遂举兵据阆,谋自全之计。洎陈、田召而不纳,遂抗表请师,犹有勤王之节。韦昭度章句书生,柔雅酝藉,非有将帅之才,驾驭之术。建察其可取而代,中以机智,夺其符印,遂摧敌克城,节制全蜀,而纳贡述职,道不绝使。及梁祖受禅,非有汤、武、高、光之德,建誓师雪耻,而为岐陇所阻,自视才略不在梁下,其肯甘心俯首而为之臣耶!因僭窃位号,亦时使之然也。观其委任将佐,擢用才智,抚养士卒,惠绥黎庶,劝课农桑,轻省徭赋,始似如此。及其临终顾托,至诚无疑,前视刘备,可以无愧。予尝始终考究建之诚心,使朱全忠不篡,昭宗尚克享国,必不忍为鼎足之势,此予所以不深罪之也。[58] 
王夫之:当是时,人各自以为君,而天下无君。民之屠剥横尸者,动逾千里,驯朴孤弱之民,仅延两闲之生气也无几。而王潮约军于闽海,秋毫无犯;王建从綦毋谏之说,养士爱民于西蜀;张全义招怀流散于东都,躬劝农桑;杨行密定扬州,辇米赈饥;成汭抚集凋残于荆南,通商劝农。此数子者,君子酌天地之心,顺民物之欲,予之焉可矣。存其美,略其慝,不得以拘致主帅之罪罪王潮,不得以党贼之罪罪全义,不得以僭号之罪罪王建,不得以争夺之罪罪行密,不得以逐帅自立之罪罪成汭。而其忘唐之尚有天子,莫之恤而擅地自专者,概可勿论也。非王潮不能全闽海之一隅,非王建不能保两川于已乱,非全义不能救孙儒刃下之余民,非行密不能甦高骈虐用之孑黎。且其各守一方而不妄觊中原,以糜烂其民,与暴人争衰王。以视朱温、李克用之竭民肝脑、以自为君而建社稷,仁不仁之相去,岂不远哉?[59] 
吴任臣:先主负骁雄之姿,奋不世出之略,智驱田、陈,力并杨、顾,北问罪于岐陇,南御侮于长和,功綦茂矣。而衅起萧墙,戮及嗣子,何遇之酷也。卒之艳妻方处,母爱子抱,舍长立少,不再传而失国,岂所称贻厥孙谋,以燕翼子者乎?呜呼!废立之际,顾不重与?[60] 

王建个人作品

编辑
《改衙厅为宫殿诏》[61] 
《置东宫官属诏》[61] 
《劝农桑诏》[61] 
《命编开国已来实录诏》[61] 
《郊天改元赦文》[61] 
《答梁主书》[61] 
《示群臣手书》[61] 
《诫子元膺文》[61] 

王建家族成员

编辑

王建后妃

周氏,王建称帝后立为皇后,死后谥号顺德,与王建合葬于永陵。[62] 
张氏,生王元膺,后晋封贵妃[63] 
徐氏,生王宗衍,被封为贤妃。王宗衍继位后,被尊为顺圣皇太后。[64] 
徐氏,徐贤妃之妹,封淑妃,又称花蕊夫人。王宗衍继位后,尊为翊圣皇太妃。[65] 
萧氏,封夫人,后被王建赐给王丞弇(李彦)。[66] 
周氏,其子王宗范被王建收为养子。[67] 
马氏[68] 
宋氏[68] 
陈氏[68] 
乔氏[68] 
褚氏[68] 

王建子女

  • 儿子
据《十国春秋》记载,王建共有十一个儿子。[69] 
  1. 王宗仁,封普王,后改封为卫王。[70]  [71] 
  2. 王宗懿(即王元膺),封遂王,后被立为太子,913年因谋反被废为庶人。[41]  [42]  [48] 
  3. 王宗辂,封雅王,后改封为豳王。[70]  [71] 
  4. 王宗纪,封褒王,后改封为赵王。[70]  [71] 
  5. 王宗智,封荣王,后改封为韩王。[70]  [71] 
  6. 王宗泽,封兴王,后改封为宋王。[70]  [71] 
  7. 王宗鼎,封彭王,后改封为鲁王。[70]  [71] 
  8. 王宗杰,封信王。[70] 
  9. 王宗平,封忠王,后改封为薛王。[71]  [72] 
  10. 王宗特,封资王,后改封为莒王。[71]  [72] 
  11. 王宗衍(即王衍),封郑王,后被立为太子。王建死后,即皇帝位,是为后主。[48]  [50]  [70] 
  • 女儿
王建的女儿见诸史册的只有三人:
  1. 普慈公主,嫁李茂贞之侄李继崇。[43] 
  2. 安康公主[73] 
  3. 峨眉公主,嫁刘知俊之子刘嗣湮。[74] 
  • 养子
唐末五代时期,节度使常收心腹将领为养子以巩固地位,王建的养子相传有一百二十人,知名的有四十二人。[75] 
  1. 王宗佶,本姓甘。[76] 
  2. 王宗侃,本名田师侃。[77] 
  3. 王宗涤,本名华洪。[78] 
  4. 王宗翰,本姓孟,王建的外甥。[79] 
  5. 王宗弼,本名魏弘夫。[77] 
  6. 王宗黯,本名吉谏。[80] 
  7. 王宗弁,本名鹿弁。[77] 
  8. 王宗本,本名谢从本。[81] 
  9. 王宗阮,本名文武坚。[81] 
  10. 王宗播,本名许存。[82] 
  11. 王宗俦
  12. 王宗谨,本名王钊。[83] 
  13. 王宗绾,本名李绾。[83] 
  14. 王宗儒,本名杨儒。[84] 
  15. 王宗浩
  16. 王宗朗,本名全师朗。[85] 
  17. 王宗渥,本名郑渥。[86] 
  18. 王宗范,本姓张,王建妾室周氏与前夫之子。[67] 
  19. 王宗瑶,本名姜郅。[77] 
  20. 王宗训,本名王茂权。[83] 
  21. 王宗勉,本名赵章。[83] 
  22. 王宗锷
  23. 王宗夔
  24. 王宗裔
  25. 王宗矩,本名侯矩。[87] 
  26. 王宗祐
  27. 王宗汾
  28. 王宗信
  29. 王宗贺
  30. 王宗绍
  31. 王宗宏
  32. 王宗铎
  33. 王宗鲁
  34. 王宗昱
  35. 王宗勋
  36. 王宗晏
  37. 王宗汭
  38. 王宗伟
  39. 王宗宪,本姓许。
  40. 王宗俨
  41. 王宗威
  42. 王宗检

王建史籍记载

编辑
旧五代史·卷一百三十六·僣伪列传三》[88] 
新五代史·卷六十三·前蜀世家第三》[89] 
十国春秋·卷三十五·前蜀一·高祖本纪上》[90] 
《十国春秋·卷三十六·前蜀二·高祖本纪下》[91] 
五国故事·卷上·前蜀》[92] 
《蜀梼杌·卷上》[58] 

王建墓葬纪念

编辑
位于成都的永陵(王建墓) 位于成都的永陵(王建墓)
王建墓,也称永陵,位于四川成都市西郊三洞桥,是中国首次科学考古发掘的古代帝王陵墓,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发掘的历史年代最早的古代帝王陵墓,其规模宏大,保存完整,堪称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一大杰作。1961年,永陵被国务院正式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2] 
王建墓曾经被盗,但仍保存有精湛的石刻艺术以及文物。墓封土高15米,直径80米,周长225米,墓内有14道双重石券砌成,分前、中、后三室,全长23.6米,中室放置王建棺椁。[93] 
参考资料
  • 1.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少无赖,以屠牛、盗驴、贩私盐为事,里人谓之“贼王八”。
  • 2.    《十国春秋·前蜀一》:未几,被罪系许昌狱,吏纵之去,亡匿武当山。遇僧处洪,以相术奇建曰:“子骨法甚贵,盍从军自求豹变。”建感其言,因隶军于忠武。
  • 3.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后为忠武军卒,稍迁队将。
  • 4.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黄巢陷长安,僖宗在蜀,忠武军将鹿晏弘以兵八千属杨复光讨贼,巢败走,复光以其兵为八都,都将千人,建与晏弘皆为一都头。
  • 5.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分忠武八千人为八都,遣牙将鹿晏弘、晋晖、王建、韩建、张造、李师泰、庞从等八人将之。
  • 6.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复光死,晏弘率八都西迎僖宗于蜀,所过剽略。行至兴元,逐节度使牛丛,自称留后。僖宗即以晏弘为节度使,晏弘以建等八都头皆领属州刺史。已而晏弘拥众东归,陷陈、许,建与晋晖、韩建、张造、李师泰等各率一都,西奔于蜀。僖宗得之大喜,号“随驾五都”,以属十军观军容使田令孜,令孜以建等为养子。
  • 7.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僖宗还长安,使建与晋晖等将神策军宿卫。光启元年,河王重荣与令孜争盐池,重荣召晋兵犯京师,僖宗幸凤翔。二年三月,移幸兴元,以建为清道使,负玉玺以从。行至当涂驿,李昌符焚栈道,栈道几断,建控僖宗马,冒烟焰中过,宿坂下,僖宗枕建膝寝,既觉,涕泣,解御衣赐之。
  • 8.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二》:田令孜自知不为天下所容,乃荐枢密使杨复恭为左神策中尉、观军容使,自除西川监军使,往依陈敬瑄。复恭斥令孜之党,出王建为利州刺史,晋晖为集州刺史,张造为万州刺史,李师泰为忠州刺史。
  • 9.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二》: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忌利州刺史王建骁勇,屡召之。建惧,不往。前龙州司仓周庠说建曰:“唐祚将终,藩镇互相吞噬,皆无雄才远略,不能戡济多难。公勇而有谋,得士卒心,立大功者非公而谁!然葭萌四战之地,难以久安。阆州地僻人富,杨茂实,陈、田之腹心,不修职贡,若表其罪,兴兵讨之,可一战而擒也。”建从之,召募溪洞酋豪,有众八千,沿嘉陵江而下,袭阆州,逐其刺史杨茂实而据之,自称防御使,招纳亡命,军势益盛,守亮不能制。部将张虔裕说建曰:“公乘天子微弱,专据方州,若唐室复兴,公无种矣。宜遣使奉表天子,杖大义以行师,蔑不济矣。”部将綦毋谏复说建养士爱民,以观天下之变,建皆从之。
  • 10.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敬瑄患之,以问令孜,令孜曰:“王八吾儿也,以一介召之,可置麾下。”乃使人招建。
  • 11.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三》:初,建与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俱在神策军,同讨贼。陈敬瑄恶顾彦朗与王建相亲,恐其合兵图己,谋于田令孜,令孜曰:“建,吾子也,不为杨兴元所容,故作贼耳。今折简召之,可致麾下。”乃遣使以书召之。
  • 12.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建闻令孜召己,大喜,因至梓州,谓彦朗曰:“十军阿父召我,我欲至成都见陈公,以求一镇。”即以其家属托彦朗,选精兵二千,驰之成都。行至鹿头关,敬瑄悔召建,使人止之。建大怒,击破鹿头关,取汉州。
  • 13.    《旧五代史·王建传》:行次鹿头,或谓敬瑄曰:“建,今之剧贼,鸱视狼顾,专谋人国邑,傥其即至,公以何等处之?彼建雄心,终不居人之下,公如以将校遇之,是养虎自贻其患也。”敬瑄惧,乃遣人止建,遽修城守。
  • 14.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三》:敬瑄遣使让之,对曰:“十军阿父召我来,乃门而拒之,重为顾公所疑,进退无归矣。”田令孜登楼慰谕之,建与诸将于清远桥上髡发罗拜,曰:“今既无归,且辞阿父作贼矣!”顾彦朗以其弟彦晖为汉州刺史,发兵助建,急攻成都,三日不克而退,还屯汉州。
  • 15.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昭宗遣左谏议大夫李洵为两川宣谕和协使,诏彦朗等罢兵。彦朗请以大臣镇蜀,因为建求旌节。
  • 16.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文德元年六月,以宰相韦昭度为西川节度使。分邛、蜀、黎、雅为永平军,拜建节度使。
  • 17.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敬瑄不受代,昭宗即命昭度将彦朗等兵讨之。昭宗以建为招讨牙内都指挥使。久之,不克。
  • 18.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四》:韦昭度将诸道兵十馀万讨陈敬瑄,三年不能克,馈运不继,朝议欲息兵。三月,乙亥,制复敬瑄官爵,令顾彦朗、王建各帅众归镇。
  • 19.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敬瑄不受代,昭宗即命昭度将彦朗等兵讨之。昭宗以建为招讨牙内都指挥使。久之,不克,建谓昭度曰:“公以数万之众,困两川之人,而师久无功,奈何?且唐室多故,东方诸镇,兵接都畿,公当归相天子,静中原以固根本,此蛮夷之国,不足以留公。”昭度迟疑未决,建遣军士擒昭度亲吏于军门,脔而食之,建入白曰:“军士饥,须此为食尔!”昭度大恐,即留符节与建而东。昭度已去,建即以兵扼剑门,两川由是阻绝。
  • 20.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四》:王建见罢兵制书,曰:“大功垂成,奈何弃之!”谋于周庠,庠劝建请韦公还朝,独攻成都,克而有之。建表称:“陈敬瑄、田令孜罪不可赦,愿毕命以图成功。”昭度无如之何,由是未能东还。建说昭度曰:“今关东藩镇迭相吞噬,此腹心之疾也,相公宜早归庙堂,与天子谋之。敬瑄,疥癣耳,当以日月制之,责建,可办也!”昭度犹豫未决。庚子,建阴令东川将唐友通等擒昭度亲吏骆保于行府门,脔食之,云其盗军粮。昭度大惧,遽称疾,以印节授建,牒建知三使留后兼行营招讨使,即日东还。建送至新都,跪觞马前,泣拜而别。昭度甫出剑门,即以兵守之,不复内东军。
  • 21.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山行章屯广都,建击败之,行章走眉州,以州降建。建引兵攻成都,而资、简、戎、茂、嘉、邛诸州皆杀刺史降建。建攻成都甚急,田令孜登城呼建曰:“老夫与公相厚,何嫌而至此!”建曰:“军容父子之恩,心何可忘!然兵讨不受代者,天子命也。”令孜夜入建军,以节度观察牌印授建。明日,敬瑄开门迎建。后建迁敬瑄于雅州,使人杀之;复以令孜为监军,既而亦杀之。
  • 22.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大顺二年十月,唐以建为检校司徒、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管内观察处置云南八国招抚等使。
  • 23.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东川顾彦朗卒,其弟彦晖立。唐遣宦者宗道弼赐彦晖东川旌节,绵州刺史常厚执道弼以攻梓州,建遣李简、王宗涤等讨厚。自彦朗死,建欲图并东川而未有以发,及李简等讨厚,戒曰:“兵已破厚,彦晖必出犒师,即与俱来,无烦吾再举也。”简等击厚,败之钟阳,厚走还绵州,以唐旌节还道弼而出之。彦晖已得节,辞疾不出犒军。
  • 24.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五》:二月,甲戌,加西川节度使王建同平章事。
  • 25.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乾宁二年,建遣王宗涤攻之。十二月,宗涤败彦晖于楸林,斩其将罗璋,遂围梓州。
  • 26.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六》:王建遣简州刺史王宗瑶等将兵赴难;甲戌,军于绵州。……王建奏:"东川节度使顾彦晖不发兵赴难,而掠夺辎重,遣泸州刺史马敬儒断峡路,请兴兵讨之。"戊子,华洪大破东川兵于楸林,俘斩数万,拔揪林寨。
  • 27.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三年五月,昭宗遣宦者袁易简诏建罢兵,建收兵还成都。黔南节度使王肇以其地降于建。
  • 28.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六》:七月,茂贞进逼京师。……丙申,至华州,以府署为行宫;建视事于龙兴寺。茂贞遂入长安,自中和以来所葺宫室、市肆,燔烧俱尽。……杨行密表请上迁都江淮,王建请上幸成都。……癸丑,以王建为凤翔西面行营招讨使。
  • 29.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七》:戊午,王建遣邛州刺史华洪、彭州刺史王宗祐将兵五万攻东川,以戎州刺史王宗谨为凤翔西面行营先锋使,败凤翔李继徽等于玄武。庚申,王建以决云都知兵马使王宗侃为应援开峡都指挥使,将兵八千趋渝州;决胜都知兵马使王宗阮为开江防送进奉使,将兵七千趋沪州。辛未,宗侃取渝州,降刺史牟崇厚;癸酉,宗阮拔泸州,斩刺史马敬儒,峡路始通。
  • 30.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五月,建自将攻东川,昭宗遣谏议大夫李洵、判官韦庄宣谕两川,诏建罢兵。建不奉诏,乃责授建南州刺史,以郯王为凤翔节度使,李茂贞代建为西川节度使。茂贞拒命,乃复建官爵。冬十月,建攻破梓州,彦晖自杀。……建以王宗涤为东川留后,唐即以宗涤为节度使,于是并有两川之地。
  • 31.    《十国春秋·前蜀一》:三年春二月庚申,唐诏建私门立戟,加兼中书令。秋七月甲寅,唐命建以西川李度使兼东川、信武军两道都指挥制置等使。是岁,赐爵琅琊王。
  • 32.    《十国春秋·前蜀一》:光化四年春三月,唐改封王为西平王。夏四月丁丑,唐改元天复。
  • 33.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天复元年,梁太祖兵诛宦者,宦者韩全诲等劫天子幸凤翔,梁兵围之,茂贞闭城拒守经年,力窘,求与梁和。建间遣人聘茂贞,许以出兵为援,劝其坚壁勿和。遣王宗涤将兵五万,声言迎驾,以攻兴元,执其节度使李继业,而武定节度使拓拔思敬遂以其地降于建,于是并有山南西道。
  • 34.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是时,荆南成汭死,襄州赵匡凝遣其弟匡明袭据之,建乘其间,攻下夔、施、忠、万四州。三年八月,唐封建蜀王。
  • 35.    《资治通鉴:唐纪八十》:庚辰,加西川节度使西平王王建守司徒,进爵蜀王。
  • 36.    《资治通鉴·唐纪八十一》:西川诸将劝王建乘李茂贞之衰,攻取凤翔。建以问节度判官冯涓,涓曰:“兵者凶器,残民耗财,不可穷也。今梁、晋虎争,势不两立,若并而为一,举兵向蜀,虽诸葛亮复生,不能敌矣。凤翔,蜀之藩蔽,不若与之和亲,结为婚姻,无事则务农训兵,保固疆场,有事则觇其机事,观衅而动,可以万全。”建曰:“善!茂贞虽庸才,然有强悍之名,远近畏之,与全忠力争则不足,自守则有馀,使为吾藩蔽,所利多矣。”乃与茂贞修好。丙子,茂贞遣判官赵锽如西川,为其侄天雄节度使继崇求婚,建以女妻之。……冬,十月,丙戌,王建始立行台于蜀,建东向舞蹈,号恸,称“自大驾东迁,制命不通,请权立行台,用李晟、郑畋故事,承制封拜。”仍以膀帖告谕所部藩镇州县。
  • 37.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四年,唐迁都洛阳,改元天祐,建与唐隔绝而不知,故仍称天复。六年,又取归州,于是并有三峡。
  • 38.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七年,梁灭唐,遣使者谕建,建拒而不纳。建因驰檄四方,会兵讨梁,四方知其非诚实,皆不应。是岁正月,巨人见青城山。六月,凤凰见万岁县,黄龙见嘉阳江,而诸州皆言甘露、白鹿、白雀、龟、龙之瑞。
  • 39.    《资治通鉴·后梁纪一》:蜀王乃谋称帝,下教谕统内吏民;又遗晋王书云:“请各帝一方,俟朱温既平,乃访唐宗室立之,退归藩服。”晋王复书不许,曰:“誓于此生靡敢失节。”
  • 40.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秋九月己亥,建乃即皇帝位。封其诸子为王,以王宗佶为中书令,韦庄为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唐袭为枢密使,郑骞为御史中丞,张格、王锴皆为翰林学士,周博雅为成都尹。
  • 41.    《资治通鉴·后梁纪一》:蜀王会将佐议称帝,皆曰:“大王虽忠于唐,唐已亡矣,此所谓‘天与不取’者也。”王用安抚副使、掌书记韦庄之谋,帅吏民哭三日;己亥,即皇帝位,国号大蜀。辛丑,以前东川节度使兼侍中王宗佶为中书令,韦庄为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阆州防御使唐道袭为内枢密使。蜀主长子校书郎宗仁幼以疾废,立其次子秘书少监宗懿为遂王。
  • 42.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武成元年正月,祀天南郊,大赦,改元,……六月,以遂王宗懿为皇太子。建加尊号英武睿圣皇帝。二年,颁《永昌历》。
  • 43.    《资治通鉴·后梁纪二》:蜀主之女普慈公主嫁岐王从子秦州节度使继崇,公主遣宦者宋光嗣以绢书遣蜀主,言继崇骄矜嗜酒,求归成都,蜀主召公主归宁。辛亥,公主至成都,蜀主留之,以宋光嗣为阁门南院使。岐王怒,始与蜀绝。
  • 44.    《资治通鉴·后梁纪三》:岐王聚兵临蜀东鄙,蜀主谓群臣曰:“自茂贞为朱温所困,吾常振其乏绝,今乃负恩为寇,谁为吾击之?”兼中书令王宗侃请行,蜀主以宗侃为北路行营都统。司天少监赵温珪谏曰:“茂贞未犯边,诸将贪功深入,粮道阻远,恐非国家之利。”蜀主不听,以兼侍中王宗祐、太子少师王宗贺、山南节度使唐道袭为三招讨使,左金吾大将军王宗绍为宗祐之副,帅步骑十二万伐岐。
  • 45.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岐王李茂贞自为梁所围,而山南入于蜀,地狭势孤,遂与建和,以其子娶建女,因求山南故地。建怒,不与,以王宗侃为北路都统,宗佑、宗贺、唐袭为三面招讨使以攻岐。战于青泥,宗侃败绩,退保西县,为茂贞兵所围。建自将击之,岐兵败,解去,建至兴元而还。
  • 46.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二年,又加号曰英武睿圣神功文德光孝皇帝。
  • 47.    《资治通鉴·后梁纪三》:辛酉,遣光禄卿卢玭等使于蜀,遗蜀主书,呼之为兄。
  • 48.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三年秋七月,皇太子元膺杀太子少保唐袭。元膺,建次子也,初名宗懿,后更名宗坦,建得铜牌子于什仿,有文二十余字,建以为符谶,因取之以名诸子,故又更曰元膺。唐袭,建之嬖也,元膺易之,屡谑于朝,建惧其交恶,乃罢袭枢密使,出为兴元节度使。已而袭罢归,元膺廷疏其过失,建益不悦。是月七夕,元膺召诸王大臣置酒,而集王宗翰、枢密使潘峭、翰林学士毛文锡不至,元膺怒曰:“集王不来,峭与文锡教之耳!”明日,元膺白建峭及文锡离间语。建怒,将罪之。元膺出而袭入,建以问之,袭曰:“太子谋作乱,欲召诸将、诸王以兵锢之,然后举事尔!”建疑之,袭请召营兵入卫。元膺初不为备,闻袭召兵,以为诛己,乃与伶人安悉香、军将喻全殊率天武兵自卫,遣人擒峭及文锡而笞之,幽于其家;召大将徐瑶、常谦率兵出拒袭,与袭战神武门,袭中流矢,坠马死。建遣王宗贺以兵讨之,元膺兵败皆溃去,元膺匿跃龙池槛中。明日,出而丐食,蜀人识之,以告,建遣宗翰招谕之,宗翰未至,为卫兵所杀。建乃立其幼子郑王宗衍为太子。
  • 49.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五年,起寿昌殿于龙兴宫,画建像于壁;又起扶天阁,画诸功臣像。通正元年,改明年元曰天汉,国号汉。
  • 50.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天汉元年,改明年元曰光天,复国号蜀。光天元年六月,建卒,年七十二。太子立,去“宗”名衍。
  • 51.    《资治通鉴·后梁纪五》:冬,十一月,壬申,蜀葬神武圣文孝德明惠皇帝于永陵,庙号高祖。
  • 52.    我国最大的地上皇陵被淹没在都市中  .博宝艺术网[引用日期2013-12-14]
  • 53.    《十国春秋·前蜀一》:常葬父,发地数尺而瘗,棺辄跃出,有神人语之曰:“此天子地,汝小民何容卜葬!”建不听,竟葬之,棺复跃出,如是者三,乃克葬。
  • 54.    《五代史补》:王建在许下时,尤不逞,尝坐事遭徒,但无杖痕尔。及据蜀,得马涓为从事,涓好诋讦,建恐为所讥,因问曰:“窃闻外议,以吾曾遭徒刑,有之乎!”涓对曰:“有之。”建恃无杖痕,且对众,因袒背以示涓曰:“请足下试看,有遭杖责而肌肉如是耶!”涓知其诈,乃抚背而叹曰:“大奇,当时何处得此好膏药来。”
  • 55.    《五代史补》:王建之僭号也,惟翰林学士最承恩顾,侍臣或谏其礼过,建曰:“盖汝辈未之见也。且吾在神策军时,主内门鱼钥,见唐朝诸帝待翰林学士,虽交友不若也。今我恩顾,比当时才有百分之一尔,何谓之过当耶!”
  • 56.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梁遣光禄卿卢玭来聘,推建为兄,其印文曰“大梁入蜀之印”。宰相张格曰:“唐故事,奉使四夷,其印曰‘大唐入某国之印’,今梁以兄事陛下,奈何卑我如夷狄?”建怒,欲杀梁使者,格曰:“此梁有司之过尔,不可以绝两国之欢。”已而梁太祖崩,建遣将作监李纮吊之,遂刻其印文曰“大蜀入梁之印”。
  • 57.    资治通鉴:后梁纪一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2-14]
  • 58.    蜀梼杌  .古籍文献网[引用日期2013-12-14]
  • 59.    读通鉴论:卷二十七 僖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2-14]
  • 60.    吴任臣.十国春秋,徐敏霞 周莹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529
  • 61.    全唐文:卷一百二十九  .在线读书网[引用日期2013-12-14]
  • 62.    《十国春秋·前蜀四》:顺德皇后周氏,许州人也。武成元年,高祖即帝位,册立为皇后。永平初,加尊号曰昭圣。天光元年,高祖晏驾,后哀毁骨立,后数月而殂。合葬永陵,谥曰顺德,升袝太庙。
  • 63.    《十国春秋·前蜀四》:贵妃张氏,梓州郪县人。太子元膺,其所出也。武成中,进号贵妃。
  • 64.    《十国春秋·前蜀四》:顺圣皇太后徐氏,唐眉州刺史徐耕女也。……太后事高祖为贤妃……贤妃欲立其子郑王,即后主是也……及嗣皇帝位,尊贤妃为顺圣皇太后。
  • 65.    《十国春秋·前蜀四》:翊圣皇太妃徐氏,耕次女也。高祖时进位淑妃,宫中称为花蕊夫人,亦曰小徐妃。光天元年夏六月,尊为皇太妃。
  • 66.    《十国春秋·前蜀四》:夫人萧氏,高祖之后宫也。凤翔将李彦来降,署指挥使,更姓名曰王丞弇,以萧氏赐之。
  • 67.    《资治通鉴·后梁纪二》:宗范姓张,其母周氏为蜀主妾。
  • 68.    《十国春秋·前蜀四》:高祖后宫又有马姬、宋姬、陈姬、乔姬、褚姬,不具述。
  • 69.    《十国春秋·前蜀四》:高祖凡十一子,后主其最少子也。
  • 70.    《资治通鉴·后梁纪二》:蜀主更太子宗懿名曰元坦。庚戌,立其子宗仁为普王,宗辂为雅王,宗纪为褒王,宗智为荣王,宗泽为兴王,宗鼎为彭王,宗杰为信王,宗衍为郑王。
  • 71.    《资治通鉴·后唐纪二》:是岁,蜀主徙普王宗仁为卫王。雅王宗辂为幽王,褒王宗纪为赵王,荣王宗智为韩王,兴王宗泽为宋王,彭王宗鼎为鲁王,忠王宗平为薛王,资王宗特为莒王。
  • 72.    《资治通鉴·后梁纪五》:夏,四月,癸卯朔,蜀主立子宗平为忠王,宗特为资王。
  • 73.    《资治通鉴·后汉纪三》:蜀中书侍郎兼礼部尚书、同平章事徐光溥坐以艳辞挑前蜀安康长公主,丁酉,罢守本官。
  • 74.    《旧五代史·刘知俊传》:及王衍嗣伪位,以其子嗣禋尚伪峨眉长公主,拜驸马都尉。
  • 75.    《十国春秋·前蜀五》:唐末,中官典兵,常养壮士为子以自卫,诸将往往多效之。史言高祖假子凡百二十人,皆功臣,虽冒姓连名,而不禁婚姻。今录其显名者宗佶以下四十有一人著于篇,余固不可得而概见云。
  • 76.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七》:宗佶,本姓甘,洪州人也。
  • 77.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三》:宗瑶,燕人姜郅;宗弼,许人魏弘夫;宗侃,许人田师侃;宗弁,鹿弁也。
  • 78.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七》:王建以节度副使张琳守成都,自将兵五万攻东川。更华洪姓名曰王宗涤。
  • 79.    《资治通鉴·后梁纪二》:宗翰姓孟,蜀主之姊子。
  • 80.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八》:道士杜从法以妖妄妄诱昌、普、合三州民作乱,王建遣行营兵马使王宗黯将兵三万会东川、武信兵讨之。宗黯,即吉谏也。
  • 81.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四》:癸丑,建分遣士卒就食诸州,更文武坚姓名曰王宗阮,谢从本曰王宗本。
  • 82.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六》:荆南节度使成汭与其将许存溯江略地,尽取滨江州县。……赵武数攻丰都,王建肇不能守,与存皆降于王建,……宗绾密言存忠勇廉厚,有良将才,建乃舍之,更其姓名曰王宗播,而宗绾竟不使宗播知其免己也。
  • 83.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五》:更赵章姓名曰王宗勉,王茂权名曰宗训,又更王钊名曰宗谨,李绾姓名曰王宗绾。
  • 84.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四》:杨儒登城,见建兵盛,遂帅所部出降。建养以为子,更其姓名曰王宗儒。
  • 85.    《资治通鉴·唐纪八十一》:其将全师朗以城降。王建更师朗姓名曰王宗朗,补金州观察使,割渠、巴、开三州以隶之。
  • 86.    《资治通鉴·唐纪七十四》:建又遣其将京兆郑渥诈降以觇之,敬瑄以为将,使乘城,既而复以诈得归。建由是悉知城中虚实,以渥为亲从都指挥使,更姓名曰王宗渥。
  • 87.    《资治通鉴·唐纪八十》:夔州刺史侯矩从成汭救鄂州,汭死,矩奔还。会王宗本兵至,甲戌,矩以州降之。王建复以矩为夔州刺史,更其姓名曰王宗矩。
  • 88.    旧五代史:王建传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2-14]
  • 89.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2-14]
  • 90.    吴任臣.十国春秋,徐敏霞 周莹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481-503
  • 91.    吴任臣.十国春秋,徐敏霞 周莹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3:505-529
  • 92.    五国故事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3-12-14]
  • 93.    王建墓  .博宝艺术网[引用日期2013-12-14]
词条标签:
帝王 前蜀 五代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