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珠

编辑:艺术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8 14:27:37
编辑 锁定
杨秀珠,1947年出生,原温州市长助理、温州市副市长。2003年4月20日,当时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携女儿、女婿及外孙从上海机场途经新加坡出逃美国。2004年2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据报导,杨秀珠已在2005年5月31日于荷兰落网。2011年8月2日,杨秀珠案涉案人归国投案。
2014年9月,杨秀珠的引渡遣返已启动。[1] 
据中国反腐机构消息,列于中国海外追逃红色通缉令榜首的前政府官员杨秀珠已在美国被拘[2] 
中文名
杨秀珠
外文名
yangxiuzhu
别    名
秀珠、老杨 杨子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中国浙江温州
出生日期
1946年9月15日
职    业
公务员
毕业院校
温州市育英小学

杨秀珠从政经历

编辑
杨秀珠毕业于温州市育英小学,曾就读于温州二中初中部58丙班。1960年,温州二中清退农村户口超龄学生,辍学。
1961年,进入温州市饮食服务公司小南门粮站,成为服务员开始销售馒头。
1967年,温州发生大规模武斗,参加“联总”造反派(实为与毛泽东路线对立的保守派),直至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结束,正式步入政坛。
1977年,增补为温州市妇联第五届执行委员会副主任。
1981年,出任温州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1984年,改任温州市城市建设局副局长。
1989年,被推选为温州市规划局局长。
1993年,任温州市市长助理,出任金温铁路副指挥长。
1995年,任温州市副市长。
1998年,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兼浙江省城市化办公室主任。
2003年,贪污受贿案发,携家逃往美国。
2005年,于荷兰被捕。

杨秀珠升官之路

升迁使出“三找”手段
杨秀珠是温州永嘉县人,早年曾为饮食店开票员。1984年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从此平步青云。
1989年,杨秀珠由规划局副局长升任局长时,曾有部门调查发现,杨秀珠升任时所用学历为温州师范学院的毕业证,而实际上杨仅在该院参加过一段培训,其学历本是初中毕业。当调查人员在向上汇报情况时,却被告知不用追究。
杨秀珠于1994年调任金温铁路指挥部温州段总指挥兼温州市市长助理,次年出任温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1998年调任省城任建设厅副厅长。原温州市一位领导干部告诉《财经》,杨秀珠为求升迁,使用了“三找”手段,即上面找个靠山(省、市领导干部)、下面找批铁杆(市、局实权干部)、社会上找批势力,在当地缜密布局。
多位温州市的老干部都向《财经》谈到了充满蹊跷的杨秀珠升官路
1994年,杨秀珠向温州市副市长一职迈进。按程序,副市长一职须经市人代会选举产生,但当时杨在温州声名狼藉,无望通过人代会选举。杨秀珠为人大常委们解决住房问题,并为市人大盖了一栋新楼。

杨秀珠劣迹初现

据温州的老干部说,温州市规划局是杨秀珠的腐败大本营,是其进行“官位批发”的后花园,在她手里先后提拔过县处级的干部不下11人,其中一名会计(刚刚被捕的林素华)也被提拔到了县处领导岗位,这11人中有8名“不争气”,因各种问题相继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温州市民对杨秀珠的公开非议最初出现在1997年。
市委专门为此在温州大戏院召开干部大会,杨秀珠更是借此教育干部“不要轻信谣传”。“原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周丕振的警卫员,是温州日用陶瓷厂的老职工。”老干部王权道破了天机。而当事人被抓后指认为“偏执性精神病患者”,关押在温州精神病院达半年之久。在他被抓后,其女通过一些渠道向公安局要人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市委指示不能放人。
1998年,因调查过违章建筑“市长楼”遭杨秀珠打击报复的原建设局干部杜玉生透露,在调查中发现羊儿路“市长楼”的基建项目存在没有立项、施工许可证、招投标以及资金来源不正当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时,杨秀珠曾亲自出面打电话给建设局领导,要求不要插手,同时又打电话对杜玉生说,“市领导对你很关心,羊儿路的房子给你一套。”杜不理会杨的意图,还是继续追查。但过几天就被调去政协当秘书长了。
2001年,浙江省“三讲”指导组在温州饭店集体看望老干部,“杨秀珠问题”被老干部们提上了台面。“很多老同志说,杨秀珠当上温州市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是温州人的耻辱。”
杨秀珠在一片反对骂声和控告声中,极力想在民众中改变形象,温州一些“颇有影响”的“文化雇佣军”则为她创作了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为这名女副市长塑造在旧城改造和金温铁路建设中,如何冲破阻力、大胆改革、无私奉献的艺术形象。有名剧作家以杨秀珠为原型,策划创作了名为《丰碑》的电视剧,请来省话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王若荔来温州体验生活。王与杨“亲密接触”了近两个月后说:这个角色太生动了,“演技”比我高多了。

杨秀珠政绩背后

昔日在浙江地产界风头十足,开口就是“捣你个日娘”的杨秀珠,是个非常滑稽且生动的女人,她的不少粗口和“杨氏酒令”是流传温州民间的经典段子。据其同事说,杨的秘书最怕给她写发言稿,怕她念错,就在下面注同音字,尽管秘书考虑周到,结果在1999年昆明世博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杨5分钟的讲话稿还是念错了13个字——虽然她名片上的学历赫然是“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注册规划师)”。
与杨秀珠打了十年交道的省建设厅原副厅长、专家胡理琛,对省里提前半年宣布杨秀珠接替他的位置,至今“耿耿于怀”。在温州土生土长的胡理琛语气沉重地告诉记者,温州城区原本河网密布,环境优美,极具江南水乡特色,但被杨秀珠炫耀为“政府一毛不拔,事业兴旺发达”的得意之作—人民路改造工程,却破坏了视觉美感,并造成交通拥堵,遗害甚远。
胡还透露,当年由杨秀珠策划并到建设部参加评优的《温州市旧城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被分管规划的胡发现存在常识性问题。胡建议温州方面从方案的科学性、逻辑性、艺术性三方面考虑,按程序修改后先报省建设厅审批,再上报建设部。但这份有问题的方案,在杨秀珠千方百计的运作下,终于付诸实施。如今温州百姓看到的城市规划就出于这个方案。 设计了方案的杨秀珠也就取得对下属项目的主导权,此后杨在相关的动物园地块、大士门、马鞍池、府前街、总商会俱乐部、大南门等八个旧城地块拆迁上大动手脚,把这些土地以低于市场价格一半出让给有海外背景、并无资金实力和房地产开发资质的温州华侨。此举引发温州老百姓的极大不满。
当时温州房地产过热,房价猛涨,有关部门却起着推波助澜、“虚火上升”的负面作用。动迁过程中,拆迁户合法权益受损事件屡屡发生,却都被“引进外资“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所遮掩。荒唐的是,就这项民怨百出的旧城改造,竟成为杨秀珠升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主要政绩”。

杨秀珠女杰翻船

2001年年底,中国银行温州市分行行长叶征涉嫌受贿被温州市检察院
杨秀珠 杨秀珠
逮捕,2002年,叶征被温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有“财色行长”之称的叶征供出了法国籍温州商人陈其跃向他行贿48万元人民币的犯罪事实,陈其跃因此成为中国司法机关的通缉对象,不久在深圳罗湖关被缉拿归案。陈的入狱,引爆了淤积民众心坎的痛视官员腐败的火药桶,更使杨副厅长风声鹤唳。
2002年下半年,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侦查温州市大工联合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夏爱华受贿案时,发现一名专替生产厂家推销代理电力设备的电器商人周道听涉及此案。在查找周道听的过程中,温州电力部门、房地产公司个别领导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自然引起了反贪局检查官的注意,之后又是顺藤摸瓜查出了杨秀珠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受贿18万元,并涉嫌重大经济犯罪。
对很多温州人来说,从杨光荣被捕,到杨秀珠出走,几乎是可预料到的事情。从本文亦可看出,杨秀珠在温州的民怨已积累到较深的程度。
综观杨秀珠的漫漫仕途,我们不禁要问,这样一名无德无能的“问题官员”,如何能从基层一步步地提拔上来,坐到城建主管部门的高位上?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官员出事,都与批地、盖楼、造路有关?

杨秀珠红色通缉

编辑
2004年2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据温州市纪委2004年的通报,杨秀珠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3]  已追回金额¥4240多万元,冻结¥7000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4]  厅级官员2人,处级以上官员11人,科级官员7人,被调查取证的有100多人,并牵涉相关经济案件12起,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杨秀珠一案被定为特大贪污受贿案,在中国涉案外逃的高级官员中处显目位置,曾引起中国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

杨秀珠党羽入狱

所提拔者纷纷入狱
杨光荣之外,铁路房开公司的几乎所有高管均被立案,并被陆续审判。
铁路房开公司成立于1993年9月。杨秀珠自1993年起担任金温铁路副总指挥,直至1998年4月调离温州之前,一直担任该公司董事长。
杨秀珠素有安插亲信的“喜好”。铁路房开公司、温州铁路房开物业公司、温州铁龙房地产开发公司、温州市建设配套市政工程公司等,均是帮助其捞钱的项目公司,公司的重要职位均由杨的亲信或亲戚担任。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温州百姓曾如此形容杨秀珠及其亲信、亲戚。而今,当年杨秀珠提拔起来的人纷纷入狱。
2004年11月中旬,原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腾德寿受贿14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不久,原铁路房开公司总经理林国权以受贿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除上述人等之外,迄今被立案调查者还有:温州市市政园林局两名前任局长吴长柳和杨邦祯、原副局长叶小青、温州市建设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余小唐,温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征地处处长王守法、原土地开发公司经理庄耀光等人。温州市监察局一位人士说,只能说杨秀珠系列案在温州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查清的2.53亿元的涉案金额都是上述人等的贪污受贿金额。

杨秀珠出逃海外

导火线
引发杨秀珠出逃的“导火线”是其胞弟、铁路房开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受贿案案发。
2003年2月,温州市检察院侦查发现,当地一经销商曾向杨光荣行贿。3月,浙江省检察院反贪局人员带走杨光荣,并调走了铁路房开公司的所有账册。4月20日,自感难保的杨秀珠仓皇出逃。
2004年11月23日,杨光荣以受贿18万元,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2003年6月14日,一场由浙江省检察院直接介入的“搜网”行动在温州展开。这次被捕对象是“失踪”一段时间的原温州市规划局会计,后被提升为温州市委“安居工程指挥部副指挥”的林素华,以及早前被捕的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副指挥高云光所涉案的相关人员。
之前一个月,一份来自浙江省委的内部电传小范围送达省委常委以上省级领导和正省级离退休干部:“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擅自出境严重违反纪律,动机不明,待查。”
再早一个月,2003年4月20日,星期天,杭州。一大早,杨秀珠声称老母亲病了,要回一趟温州,并交代下属“这几天没事不要打我手机”。当天下午,一辆浙C04488牌照的全新丰田轿车丢弃在上海浦东机场。
星期一,关心杨母情况的建设厅领导打电话给杨,杨手机开着,但无人接听。
星期二,厅长继续拨打杨秀珠手机,还是无人接听,不久电话关机。
星期三,厅长交代办公室继续联系杨秀珠,并致电温州规划局长杨伟峰,请其代表省厅领导前往慰问杨母。
星期四,厅长再次致电杨伟峰询问,杨局长说还没有来得及看望杨母。
星期五,省厅决定派两名干部直奔温州证实消息,杨的妹妹答称:“母亲好好的,我姐没回温州呀?”
2003年4月21日,就有一名温州华侨在纽约街头看到杨秀珠。第二周,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杨秀珠确实携同女儿、女婿、外孙在上海离境,前往新加坡。在杨离开杭州20多天以后,浙江省纪委于5月13日作出立案调查决定。
2011年,三四月间有过几次神秘的家乡之行,通过方方面面人物相继给检察机关施加压力,提出要求保释其弟杨光荣或尽快对杨光荣受贿案结案。但鹿城区检察院在现任温州市委班子和主要领导的支持下,顶住了这种压力。
与美方沟通
2016年年1月,中方正在就杨秀珠的案件与美方进行沟通,也希望杨秀珠认清形势,归案是早晚的。[5] 

杨秀珠事件进展

编辑
2014年9月,杨秀珠的引渡遣返已启动,正通过协作国依法办理相关程序。据温州市纪委2004年的通报,杨秀珠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已追回金额4240多万元,冻结7000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6] 
藏身地下室
杨秀珠出逃后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被捕前,她时常一个人绝望地哭泣。当荷兰警察宣布对其实施拘捕后,她的情绪反而平静下来。[7] 

杨秀珠亲信自首

2011年8月2日,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与浙江城乡建设厅原副厅长、“外逃女巨贪”杨秀珠有着重大干系的温州市现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胜华已经回国投案,并于7月21日被检察机关依法决定逮捕。
杨胜华曾经在温州市规划局为时任温州市规划局局长的杨秀珠做司机,后在杨秀珠的帮助下,成为温州市现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03年杨秀珠贪污案发外逃后,杨胜华也逃往国外。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在侦查杨秀珠贪污案时,发现杨胜华涉嫌贪污,于是交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侦查。2005年10月11日,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依法对杨胜华立案侦查。
2011年6月28日,杨胜华回国后向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投案自首。因为案情重大,7月21日,温州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依法决定逮捕杨胜华。之后,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正对案件进行进一步侦查。[8] 

杨秀珠在美受审

2015年6月9日,前温州市副市长杨秀珠“违反签证规定”一案在曼哈顿移民法庭开庭。[9] 
期间杨秀珠在纽约提出政治庇护申请。纽约知名律师、前纽约警察局副局长莫虎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申请政治庇护通常需要证明申请者所受迫害是基于种族、宗教、国籍、政见或隶属社会团体等原因。杨秀珠律师在此做文章的空间很小,可能会以《联合国反酷刑国际公约》为由申请不予递解出境。[10] 
10月4日,负责审理杨秀珠案的是法官托马斯·穆里根。穆里根在9月28日对杨案的“个人庭审”中,“已经拒绝了杨秀珠的政治庇护,但同时给予杨秀珠以反酷刑为由免于递解出境的批准意向。由于还要进行背景调查,所以没有作出宣布”。
10月5日,纽约移民律师李进进3日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红色通缉令”头号通缉犯杨秀珠的政治庇护申请已被拒绝,但却可能被免于遣返出境,因为法官将批准给予她反酷刑保护意向。不过,法官还未作出宣布,而一旦宣布保护令,代表美国政府的律师也可以在30天内提出上诉。
移民专家表示,所谓背景调查通常是一些技术性程序,如调查是否有刑事犯罪记录等。10月5日将开庭,如果调查已经完成,法官很可能宣布这一决定;如果调查还没有结束,也可能继续拖延。美国在1998年10月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列入本国法律。获得这一保护,意味着杨秀珠将可免于被遣返。获得反酷刑保护的人不能申请绿卡,也不能到美国以外地方旅行,但可以在美居留和工作。杨秀珠获得这一保护令后,理论上可以在她被关押的地点实行,但实际上获得保护的外国人一般会获释。杨秀珠案被排定10月5日早8点半在纽约联邦移民法庭再度开庭审理。对于中国官方公布她贪污2.5亿元人民币,杨秀珠予以否认。她说,她的钱“是合法投资房地产得来的”[11] 

杨秀珠社会影响

贻害温州
杨秀珠于1984年任规划局副局长,直至1998年从副市长任上调离,一直掌控温州土地、规划、城建大权。她的一些“名言”至今仍被人们记起:“土地就是钱,规划审批就是钱,容积率就是钱!”
浙江省一位官员介绍说,早在1992年,温州市委即已通过了新城计划,但自1993年杨主管城建之后,这个计划就被无限期搁置。因为温州市本来就小,在如此有限的范围内,土地愈显稀缺,杨和她的那些“华侨开发商”们一起,把老城的地皮炒了又炒。在杨秀珠时期,温州市的房价堪称全国最高。
杨秀珠做生意的大多是华侨,这些人多以低价格从杨秀珠手里拿到土地,用于开发房地产牟取暴利,同时“回报”杨秀珠。知情人称,杨秀珠每年要出国几次,这些人便将“佣金汇入杨在国外的银行账户。
除了“华侨开发商”,杨秀珠掌控的铁路房开公司和铁龙房地产开发公司也纷纷以低价获得土地,然后转手以市价出售,牟取暴利。
杨秀珠掌管温州城建十余年间,她和她的党羽靠土地获取暴利,但整个城市和百姓却为此付出了高额代价。
“温州虽是个小城市,但它的房价却和上海相当,而且因为乱规划,老城区景观破坏严重,这些都是杨秀珠时期给温州房地产市场留下的后遗症。”温州市一位现任官员说。
宋文光则说,杨秀珠案的核心问题是土地问题。据了解,在杨秀珠当权期间,温州老城区里的土地几乎全被批租出去。到本届政府手中,老城内几乎已经无地可批、无地可进行规划,这拉动温州市房价进一步上涨,并为温州市未来数十年的城市规划和开发带来种种隐患。
杨秀珠案发后,2004年以来,温州市纪委组织有关部门清查了市区自1992年以来的土块出让情况,查出五个地块涉及漏交、少交、欠交地价款。此外,还查处了串标案件七起,涉案金额2亿多元。

杨秀珠发迹史

编辑
从经营馒头、包子、馄饨开始,初中文化的杨秀珠,最终以官至厅级、涉案2.5亿元、潜逃12年成为传奇,且过去多年,从未真正淡出公众视野。
原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最新的头衔,则是“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第一人”——在2015年上半年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的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的红色通缉令中,名单首位即杨秀珠。
9月18日,杨秀珠的弟弟、同是“百名红通人员”的杨进军,被从美国强制遣返回中国,这让公众对杨秀珠本人的未来再生猜想。
现 年69岁的杨秀珠是地地道道的温州人,从早年的食品店营业员到副市长,再到省建设厅副厅长,继而遁逃海外,这个前女性高官是这座城市里最为知名的“传奇人 物”,尽管声名狼藉,关于她的谈资仍纷纷扰扰,持续至今。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温州遍访杨秀珠的亲朋故旧以及曾经的官场同事,旨在还原一个真实的杨 秀珠,回溯过往,并记录时代。[12] 

杨秀珠别样仕途

杨秀珠的仕途颇有些传奇——温州人都知道,她是“卖馒头起家”的。“文革”时期,温州武斗闻名全国。馒头店开票员杨秀珠也开始了造反起家的“革命历程”,以其泼辣与积极,从“联站”造反派组织中一路青云直上,从一个民间女子变为仕途女明星。
“文革”结束后,杨又一次主动选择命运。此时杨开始接近省委高层,采用了相当特殊的手法。
在那个特殊年代,当时的“政治明星”、海岛女子民兵连连长汪月霞是全国
杨秀珠 杨秀珠
的先进典型,深得各级领导厚爱。杨秀珠便瞄上了她,并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姐妹”的“阶级感情”。在交往中,杨表露出想通过汪的关系认识当时的省委领导和他的夫人(原省妇联领导)。据汪月霞回忆,有一天,杨秀珠带女儿来杭州开会,故意把女儿放在领导夫人家门口,然后走开,略施苦肉计,等着领导夫人收留孩子。就这样,杨达到进入省委高层视野的目的,不久当上温州妇联副主任。1984至1985年之间,杨秀珠碰巧与时任温州市委书记的某领导做邻居。杨秀珠极力想“巴结”这位为官清廉、两袖清风的老革命后代,虽然送礼没门,然而胆大心细的杨秀珠还是观察到一个细节:斯时,那位老革命的遗孀正在温州休养,杨很清楚这位领导是个孝子,就主动到她老母家做起免费保姆,“梳头洗脚”,关怀备致。并在各种不同场合,称市委书记为“兄弟”,称其母为“亲娘”。不过这次杨没讨到什么好处,反而引来书记的批评和讨厌。
温州老干部胡显钦说,杨这种“公关手段”功力非凡,在杨任规划局局长时,本没有审批土地的权限,但由于杨与当时的市委领导关系甚“铁”,市委决定把审批土地的权利从土地局“划归”规划局。
仗着一身粘柔之劲,杨秀珠从妇联主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一路升到局长。1994年上半年,在领导极力荐举下,杨被提升为温州市副市长,分管“肥水”最多的城建工作。
“就当时杨的实际能力和工作表现,放在人代会上选举肯定通不过,之前,她从副局长升任局长、市长助理就遭到人大代表两次否决。杨秀珠能顺利进入市领导行列,主要原因是有一名领导不遗余力,整整四天驻扎在人大寸步不离,四处活动做人大常委的工作帮杨秀珠拉票。”老干部胡显钦告诉记者。据知情人说,为避免再次出现被人大代表否决的“前车之鉴”,杨秀珠的副市长任命是提前一个月避开人代会的选举,由人大常委直接通过的。

杨秀珠前夫回忆

前夫的回忆:一个出身贫苦的人
杨秀珠只结过一次婚,丈夫是当时在温州市供销社工作的李松坤。时隔久 远,当11月16日李松坤坐在记者面前回忆往事,他已经不能准确记得他与杨秀珠结婚的具体年份,只记得是在“文革”期间,“不是1967年就是1968 年”,那正是这场政治运动的高潮时期。他们的婚姻维持了约10年时间。分开则是“1978年或者1979年,最迟是1980年”,那时“文革”结束,杨秀 珠的仕途已经起步。
李松坤与杨秀珠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李松坤在市供销社秘书科,杨秀珠则在温州市饮食公司下属的“中心店”。“市饮食公司有很多分店,大的店铺有二三十人,是国有性质,杨秀珠的‘中心店’只有五六个人,是集体性质,就是做些馒头、包子、馄饨来卖。”
李 松坤生于1941年,比杨秀珠大5岁。“当时都到了结婚年纪,考虑到年龄合适,出身、成分差不多,都是工人,两个人文化程度相当,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观点 也比较一致,就结婚了。”婚礼很简单,没有摆酒,也没什么仪式,只是叫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做点东西吃一吃。婚房是借来的,“我们两家都不富有,有个朋友家 在近郊农村,房子多,他说就住在我家吧。”那是一间一二十平方米的空房,他们购置了些家具,搬进去,新生活就开始了。
杨秀珠出生于温州,在与李松坤相识时,家住东门一带。就李松坤所知,杨家祖籍永嘉,应该是祖父一辈来到温州,杨秀珠的祖父在青年时候来温州给人打铁,“是打的锚这种大铁”,后来留了下来。杨秀珠的父亲是市起重队里的工人,母亲也是工人,在市玻璃厂。
杨 秀珠兄弟姐妹共七人,她是老大,家里负担重,所以在温州二中读初中后,“有没有毕业不清楚”,就出来工作了,到市饮食公司的下属店铺当工人。“那时都是这 样,读完初中就不再读了,因为家里吃不消。”温州一中、二中、六中是当时的名校,李松坤读的是六中,像杨秀珠一样,他也是读了初中即参加工作。
结 婚后,杨秀珠夫妇在近郊那位农民朋友的房子里住了约一年时间,之后便搬进公家分配的一个房子,地址在县前头。李松坤回忆,1979年或者1980年某一 天,杨秀珠突然从家里搬出去了,两人自此分居。这时候,李松坤已是市供销社副主任,杨秀珠也已是市妇联副主任,正在官场慢慢崛起。
回溯起 来,杨秀珠的仕途乃是起步于1976年底至1977年初这段时间,当时“文革”结束,“四人帮”被抓,杨秀珠被市饮食公司的上级单位商业局抽调过去做清查 工作,“她工作很积极,性格泼辣,她不怕难为情,别人不好意思做的工作她都能做,所以在清查工作上是做出了成绩的,在清查工作将要结束的时候,她到市妇联 做了副主任。”
对于二人为何会分居,李松坤至今都“讲不出是因为什么事情”,“杨秀珠当时也没有说原因,就搬出去住了。”搬出去后,“她 不理我,我也不理她”。1981年上半年,李松坤写了一份“自愿离婚协议书”,当时离婚需要单位领导同意,他送过去签字,领导知道了他们要离婚的事,“都 说‘离了好’,因为他们都知道杨秀珠是个怎么样的人。”李松坤回忆,在他与杨秀珠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里,杨秀珠总是一天到晚都是很忙的样子,家事都是由李 松坤照顾,比如做饭也是由李松坤来做,“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在市供销社,李松坤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清查工作,“工作量比商业局的还大,杨秀珠就显得比我忙 多了。”
李松坤把领导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交给杨秀珠,杨秀珠收了,“她一直没动静,”李松坤一度以为杨秀珠是要提出一些离婚要求,但并没 有。1986年,他们夫妇都相识的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副指导员找到李松坤,把户口簿交给李松坤,当时国内正在办理第一代身份证,李松坤一看,户口簿上只有他 一个人了,“分户原因写着‘离婚’。”到这时,李松坤才算与杨秀珠正式离婚。李松坤后来听说,杨秀珠之所以会在这一年跟李松坤“分户”,是因为她要再婚 了,对象是市二医的一个医生,但是后来杨秀珠并没有再结婚。“当时杨秀珠的仕途蒸蒸日上,她看不上那个医生。”一位与杨秀珠相熟的温州人士告诉本报记者。[12] 

杨秀珠深居简出

深居简出的温州杨家
结 婚后,杨秀珠一直没能生育,1970年,杨一个工友的邻居捡到一个弃婴,是个女孩,见他们没有孩子,“两个人都有工作,条件好”,就交给他们抚养,李松坤 给这个孩子取名李哲,杨秀珠离家时,也把这个孩子带走,之后李松坤再也没有见过杨秀珠母女。后来他知道,养女已改名杨哲,她一直跟在杨秀珠身边生活,从温 州大学毕业后,在市政府部门工作,并在温州结了婚,“对象是温州一个建设项目的副指挥”,杨秀珠后来到省建设厅任职后,杨哲夫妇也到了杭州,杨秀珠出逃, 杨哲夫妇也一同外遁。
县前头现在是温州市的核心老城区,在一家当地很知名的汤圆店的边上,有一个由温州地方铁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住宅小区,包括杨秀珠的两个妹妹在内的一些亲属仍旧居住在这里。
在 杨秀珠的几个兄弟姐妹中,除了两个妹妹没受牵涉之外,她的四个弟弟都出了不同程度的“问题”。本报记者在杨秀珠亲友处了解到,杨的大弟杨龙翔,早年也是下 乡知青,回城后“顶替”退休的父亲到市起重队当工人,没多久,“文革”结束,温州市公检法系统重整,招人,他去报名,“经过审查,家庭条件好,思想条件 好,就通过了,是正常程序,”之后杨龙翔一直在市检察院工作。在杨秀珠外遁之后,杨龙翔曾被审查,“听说有人送钱给他,但是审查结果是这笔钱跟他的职权没 有关系,不是拿钱给人办事,”但之后杨龙翔“提前退休”。
杨秀珠的二弟名叫杨寿弟,原是市二轻局下属的剪刀厂工人。在杨秀珠做官后,与三 弟杨进军共同经营浙江明和集团有限公司,杨进军是公司老总。杨寿弟与杨进军外逃比杨秀珠还要早两年,在2001年出逃。2015年9月,与杨秀珠同列“红 色通缉令”百人名单的杨进军被遣返回国,杨寿弟至今仍在美国。
随着被遣返,杨进军成了杨家兄弟中最为知名的一个,在他之外,四弟杨光荣也 曾经很知名,杨光荣曾任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2003年2月,温州市鹿城区检察院查出杨光荣被一名电器商人行贿18万元,杨光荣被抓,在此背 景下,杨秀珠即于同年4月携养女夫妇一同出逃。2004年3月,杨光荣获刑10年6个月。杨光荣现已出狱。
记者了解到,杨光荣或是杨龙翔曾居住在温州垟儿路的“市府宿舍”里,这是由两栋住宅楼组成的一个院落。11月21日上午,一位住户告诉前去探访的记者,“杨秀珠的一个弟弟住在这里,但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了,听说是卖掉房子搬走了。”
“他们一家都不怎么出来,”杨秀珠的前夫李松坤告诉记者,“平时我们这些退休老人都喜欢去华盖山、海坦山、马鞍池这些公园里去逛逛,以前杨家的人也常去,有人碰到他们都会跟我谈起,现在已经很少看到了。到了山上,有人七问八问,听人议论,他们不好意思。”[12] 

杨秀珠急速升迁

急速升迁,曾遭联名举报
杨秀珠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任温州市妇联副主任的时候,现年90岁的张瑜时为浙江省妇联温州地区办事处主任。11月23日,在温州的家中,张瑜向记者介绍了那一时期有关杨秀珠的情况。
尽 管早前张瑜就与杨秀珠认识,但两人并没有多少来往,直到1981年温州地市妇联合并,张瑜为主任,杨秀珠为副主任,两人成为同事。当时张瑜就对杨秀珠的印 象很不好:“她很会拍马,当时就已经把市里的主要领导搞定了;她跟男同志讲话,会拍你肩膀,把你搂起来,她不认为这有问题,不在乎。”
张瑜回忆,在地市合并时,全区妇联干部开会,“推荐合并后谁能上来,结果杨秀珠是零票,大家都反对。”张瑜也认为杨秀珠不适合留在妇联工作,向市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即使是这样,杨秀珠仍是留在了地市合并后成立的温州市妇联,成为三名副主任中的一名。
即 便是在仕途起步之初便已经有了反对声音,杨秀珠还是节节高升,她很快就离开了市妇联,成为西城区副区长,而之后在温州市规划部门的任职,则成了其从政经历 的一个重要节点。今年92岁的胡显钦早年曾任温州市建设局局长、建委副主任,在改革开放之初又曾先后担任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职务,“搞了26年的建 筑,”对在城建部门“崛起”的杨秀珠颇为了解。11月19日,胡显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杨秀珠之所以能够进入规划部门,是碰上一个“机遇”:“政府需 要培养城市规划人才,杨秀珠被选中,到同济大学念了几个月的培训班,就过去了。”当时还未成立规划局,是建设局下属的规划处,杨秀珠先是副处长,后来任升 格后的规划局局长。
在胡显钦看来,是“形势造就了杨秀珠”:“她很泼辣,敢说,敢闯。无论是到规划局,还是后来到市政府,组织部门都认为 杨秀珠魄力很大。如果做得对,魄力大可以出成果,在那个时期杨秀珠也是做出了一些成果。”杨秀珠的前夫李松坤也向记者分析,“杨秀珠有自己的特点,她胆子 大,有些难搞的事情,比如拆迁、征地,她肯出面,带头做工作,能搞得定,领导也是看上她这一点。她的官越做越大,不是只拍马就能做得到的。”
在 胡显钦的记忆里,杨秀珠升任市规划局局长时,有人大常委会委员给她提出了八个问题,其中一个是说杨秀珠在长辈丧礼时收了不少人情钱,后来组织部门就这些问 题进行考察,结果是“基本上没有问题”,杨秀珠的局长任命顺利通过。后来修建金温铁路,杨秀珠被任命为市长助理、副指挥长,胡显钦爱人的侄子是总工。胡显 钦回忆:“当时我交代他两句话:一,把工作搞好;二,跟杨秀珠保持一定距离。”胡显钦说他当时就已觉察出“杨秀珠这个人不好,”把侄子放在她身边,他不放 心,“而且那时杨秀珠身边已经有自己的一伙人了,”后来杨秀珠出逃,“温州市抓了二十几个人,都是杨秀珠周围的人,”胡显钦的侄子“清清爽爽,没有问 题”。
1995年,杨秀珠升任温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胡显钦回忆,“她是怎么上来的呢?本来是要在三个月后的人大会上提名通过的,这很不容易,而常委会只有40几个委员,结果市里提前在常委会上来通过。”
而 随着杨秀珠的步步升迁,温州官场的反对声音一直都没停止。张瑜回忆,在杨秀珠担任市长助理、金温铁路副指挥长时,温州市的10名南下老干部曾向纪检部门上 书,并无下文。因为反对的声音很大,一度传出要把杨秀珠调出温州到丽水去做副市长的消息,“杨秀珠骂骂咧咧,说有人搞她,没能调成。”张瑜还曾向当时的市 委组织部长提出意见:“有人说人大常委会开了多少次会,提杨秀珠的意见,都动不了,你们老同志去讲一讲,也许会起作用,他们认为我对杨秀珠很了解,她在馄 饨店开票时就认识了,我就去找了组织部门。”
张瑜回忆,当时她对组织部门说“杨秀珠的事情真的要注意啊,影响太坏了,搞不好会把事情搞很大”,相关人员则表示“不要听那些人乱说”,“他认为我们有偏见。”

杨秀珠规局恩怨

规划局恩怨
位于温州市黎明西路138号的一栋高约八九层的普通小楼,原是温州市规划局的办公场地,去年规划局搬迁至新址,这里被弃用,一直大门紧闭。就在这栋办公楼里,杨秀珠曾经工作过很多年。
72 岁的原温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丁俊清1987至1997年在市规划局工作,历任技术处长、总师办主任等职务。回忆起来,丁俊清当年到市规划局,还是杨秀 珠调入的,当时杨秀珠是规划局副局长,局长是娄式番,后来娄式番到旧城改造指挥部当总规划师,杨秀珠升任局长。“杨秀珠刚到规划局时,把娄式番捧得很 高,”11月18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丁俊清介绍说,“刚开始我们不清楚,现在回头看,肯定是杨秀珠把娄式番搞出去的。”在温州官场与坊间至今流传的杨 秀珠遗事中,杨与娄式番之间的恩怨是较为著名的一例。娄式番已年近90岁,生活在温州,身体已不大好,11月17日晚,记者联系到他的女儿,她以“年龄 大,耳朵听不清”为由替父亲婉拒了采访。
在刚进入市规划局时,丁俊清对杨秀珠的印象是“讲话很厉害,很能说,胆子大,是个搞行政管理的 料”,娄式番与他同是同济大学毕业,“属于老同志,技术上过硬,资格也很老,但搞行政不行”。后来杨在规划局充实自己的人,杨秀珠遁逃后,温州市多名官员 获刑,其中就以规划局最多,“都是杨提拔的那些人”,如:腾德寿,原管测量的处长,后当副局长,后又调到市政府;高云光,原副局长,后任温州旧城改建指挥 部副指挥;叶小青,原规划局用地处处长,后任温州市政园林局副局长;陈宝田,原在规划局工作,后调任土地管理局局长。原规划局办公室主任林素华,在杨秀珠 任副市长时,被调到温州市安居工程指挥部当副指挥,在杨秀珠出逃后受审查期间自杀。此外还有一些处级干部受处理。
胡显钦回忆说,当年“三讲”期间,是他带队进的规划局,那时杨秀珠已经到省建设厅任职了,“当时我们还没有揭发出她贪污腐败之类的问题,我们发现,她到了厅里,规划局的一些事情还是要听她的。”
丁 俊清也回忆说,“杨秀珠在规划局工作时期,对于她的贪腐,我们还不知情,但她做局长也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她对一些问题看得很准,比如‘控规’,也就是控制 规划,当时规划局的这个工作是走在全国前面的,也是被部里作为典型来抓的;规划局原是二级局,归建委管,后来脱离建委,提升为一级局,这也是在杨秀珠手里 搞成的。”丁俊清认为杨秀珠有着自己的鲜明特点,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擅于走“上层路线”,“很多事情她都是直接跟上面挂钩,她当副局 长,娄式番根本管不住她,她也不把建委主任放在眼里,就是直接跟书记、市长沟通汇报”;二,看问题准,胆子也大,“她要想提拔一个人,可以信口开河,还没 提拔,就可以说‘我要提拔你当xx长’,根本不经过党委,但后来她都能变成现实,在市里她能讲得动”;三,派性很强,喜欢拉帮结派,“我们这些老同志,被 她看成娄式番的人,后来她调了一批人进规划局,形成小团体,对我们很提防”;四,很聪明,有独到之处,对于规划工作的整体趋势有自己的想法。
“从总体上说,杨秀珠有能力,但本质不好。”丁俊清说。[12] 

杨秀珠上层路线

“上层路线”至今受关注
熟悉杨秀珠的人士对于她的擅走“上层路线”,无不印象深刻。其前夫李松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回忆:“她在上面认识的人多,那时我们还没有离婚,她在商业局或者市妇联工作,遇到省委书记这些人,就过去说‘xx书记,我有事要找你’什么的,一点都不害怕。”
而杨秀珠与原温州市长陈文宪之间的著名恩怨,也与她的“上层路线”有关。陈文宪在1990~1996年间任温州市长,1996~2001年任浙江国信总经理,2001年被查,2002年因受贿罪获刑11年,主要犯罪事实是收受某港商13万余元财物。
2015 年6月30日,陈在杭州病逝。温州一位资深媒体向记者介绍,“陈文宪任市长期间,是温州改革开放之初,他大力进行旧城改造,金温铁路、港口、码头、机场这 些大项目都是在他手上建成。”原温州副市长胡显钦也回忆,“陈文宪工作很积极,在温州搞出了一些名堂,比如体育馆、体育场都是他搞起来的,但是他在与企业 家的来往上不警惕,比较随便,后来就出了些问题,尽管金额不大。”
陈文宪刚到温州任市长时,杨秀珠是规划局局长,胡显钦回忆,一开始,陈文宪对杨秀珠的评价也很高,陈在大会上介绍杨,说她是“同济大学的,表现很好”。
今年80岁的汪月霞在温州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她是1970年代的老电影《海霞》的原型,是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曾任温州洞头县委书记,还曾任温州六届人大副主任。早在杨秀珠还在市饮食公司当工人时,汪月霞就已经跟杨认识了。
11 月21日,汪月霞在温州的家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那时我是全国人大代表,杨秀珠很‘拍’我,后来陈文宪来了,她对陈‘拍’得也很厉害。”在陈文宪 离开温州前,汪月霞曾到陈文宪家中,汪月霞回忆:“陈文宪对我说你怎么不讲杨秀珠这个人的品质,我说我最了解这个人了,那时想给你讲,你也听不进去。”陈 文宪告诉汪月霞,“杨秀珠当市长助理时,还老实些,他讲话她还听,后来当了副市长,就不听了,两个人就有矛盾了。”
在温州,杨秀珠不止于 走一位主要领导的“上层路线”。据汪月霞回忆,更早前,某位市主要领导的母亲生病,住在疗养院,杨秀珠多次主动去疗养院照顾他的母亲,“后来杨秀珠主动提 出要给老人家做干女儿”,这样就传开了。温州人都说杨秀珠是这位市主要领导的“干妹妹”,而这位市主要领导至今在温州政声甚好,对于杨秀珠给他母亲当干女 儿这件事,他在之前并不知情。
杨秀珠的“上层路线”也不止于温州市。记者在温州采访期间,多位政界人士都提到这样一则流传甚广的有关杨的“逸事”:为了能有进入某位省委书记家中的机会,杨秀珠曾把自己的养女放在这位省委书记的家门口,养女被省委书记家人领入家中,她趁机登门。
胡显钦回忆说,杨秀珠已经到省建设厅任职了,她仍旧在施展此类手段,“她曾任省人民大会堂的筹建办公室主任,经常在吃午饭时间,胳膊夹着图纸,到省长吃饭的饭堂去汇报工作,她是女同志,容易让人接受。”
丁俊清回忆,在他任市规划局总师办主任期间,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学院路某地块的规划,按正常程序,本应委托规划院来做,之后交总师办,组织专家讨论,再交由局长、副市长来批,“杨秀珠把我们撇开,直接叫当时还在建设管理处的高云光到杭州,在宾馆里做的规划”。
“现在政界仍旧关注有关杨秀珠的话题,”11月24日,一位温州市政协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尤其关注的是杨秀珠事件涉及的官员,他们有的已经提拔了,有的已经退休了。”[1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